当前位置:皇冠体育网 > 资讯中心 > 正文

球王曾让所有律师持续对彼拉多发函,威胁他否认与自传作者的谈话

来源:皇冠体育网 2019-06-25 14:11

球王曾让所有律师持续对彼拉多发函,威胁他否认与自传作者的谈话

当马拉多纳的自传作者梅勒和球王本人在酒店大堂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这时这位作者看见了卡洛斯-彼拉多——阿根廷国家队的前任主教练。一些英格兰球迷应该还记得彼拉多的出身。他来自阿根廷一个极不出名的草根足球学校,他在学球生涯中学会的就是不择手段地获取胜利。在前主帅为大学生队效力的时候,这一点得到了最好的体现。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大学生队获得的一系列阿根廷联赛冠军都是他们通过阴险手段和恶劣犯规换来的。在大学生队对阵曼彻斯特联的比赛里,正是彼拉多头顶诺比-斯蒂尔斯。还有他的队友卡洛斯-帕恰姆踢断了博比-查尔顿的胫骨。

梅勒努力克制不对彼拉多产生任何偏见,因为他曾经给梅勒过一个小时的采访时间,提供了一些他对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的观点。他所做的采访后来被马拉多纳看到了,球王非常恼怒,让所有律师持续对彼拉多发函,威胁他否认与自传作者的谈话。这样的律师函威胁,我的所有访谈对象都接到了。这位作者想上去跟彼拉多打声招呼,感谢他的无私帮助,但马拉多纳好像已经先发制人了,球王的行动之迅速甚至连斯蒂尔斯都没有感受过。

“嗨,卡洛斯。记得我吗?我是吉米-伯恩斯,曾经关于马拉多纳对你进行过采访。”梅勒友好地伸出手准备与他握手。

彼拉多拉上了我的手,然后在松开时认出了我:“是的,我记得。你这个xx(不太礼貌的用词)的,赶紧滚出我们的国家吧。”随后,他做出一副准备要揍我的架势,然后稳了稳神走掉了。“我们真应该xx(此处也是不礼貌用词)了你。”当这位作者与彼拉多的这次遭遇正好被正在采访我的费尔南德斯-莫尔斯逮个正着。在第二天的报纸专栏里,他登出了整个事件的删节版。他写道:“有人警告伯恩斯,想在阿根廷宣传《上帝之手》绝非易事。”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第三天,这位作者在酒店喝了一瓶可乐,心情开始与马拉多纳有些相似,变得焦躁不安,因为他们都被阿根廷媒体的围追堵截和喋喋不休感到疲惫。在那一天,有一个记者在对梅勒进行电台采访时以一句博尔赫斯的诗句开篇,还谈论了许多关于福克兰群岛战争的事。一个英国人,一个阿根廷人终于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其实跟两国在那座小岛上的厮杀不相上下。“他们本可以成为朋友,”那首诗写道,“但他们相互只有一面之缘,在那座臭名昭著的群岛上。一个是该隐,一个是亚伯。他们相互埋葬。只有雪与灰记得他们,我们想起的只能归于未知。”——这一切,像极了马拉多纳与英国人之间发生的故事。

标签 马拉多纳